幸福裏九號

 分享
 分享

劇情介绍

八十年代初,北京,幸福裏九號。楊家母子間驟起爭端。母親閔淑嫺爲了把仍在東北插隊的小兒子楊衛民的戶口給辦回來,不慎被騙積蓄;爲此遭到面臨大學畢業分配的長子楊衛國的責備。 而此時,衛民則在東北山林中遇險,幸得房東喜鳳相救,轉危爲安。 衛民因傷殘而終於獲得返城的指標。喜鳳追到北京,要嫁給心上人衛民。然而,衛民卻深愛着初戀的鄰居於芳芳;爲此引起復雜的情感糾葛。 喜鳳傷心地離開衛民,但發誓要在北京紮下去,她頑強生存,歷經艱辛。 衛民執意爲曾經是戰爭英雄,後因貳佰斤糧票入獄的父親楊鐵落實政策,衛國卻抵制身爲勞改釋放犯的父親重新歸家。兄弟間衝突不斷。 楊鐵終於回來,卻因得知自己當年蒙冤與鄰居於家夫婦於得水和姚桂英有關,他耿耿於懷,粗暴阻止衛國和於家二女兒於媛媛相愛。在衛民的勸導下,楊鐵諒解了於得水夫婦當年無意的失誤,兩家和好如初。 衛民返城後政府部門給予安排了工作,然而他不安於現狀,接連失去到手的鐵飯碗,他敏銳地捕捉商機,嘗試異地小商品交易,卻被誤抓,差點因“投機倒把”而獲罪,爲此遭到親人強烈反對,家庭矛盾迭起。 衛民努力撮和離異多年的父母復婚。楊鐵則提出前提條件,不許他幹個體,跑買賣。衛民無奈順從,在媛媛熱心相助下,到其任護士的醫院當臨時工,豈料是看管太平間,然而衛民全身心投入了工作。 衛民儘管屢遭坎坷,然而對生活、對工作、對親情、友情和愛情卻充滿了熱愛、真誠和追求,始終不渝。 芳芳祈盼榮升區政府要職的父親能把她因插隊而落在浦東農村的戶口調回市裏;於得水爲了維護自己廉潔奉公的形象而拒之,父女間衝突頻生。 芳芳拒絕衛民的求愛,與賀營長領了結婚證,期待以軍屬的身份解決戶口問題。衛民與她屢屢發生激烈的情感衝撞。 芳芳籌辦婚禮時,其夫因公犧牲。婚姻的挫折,使芳芳變得玩世不恭。她又與能滿足其物質欲和虛榮心的國際海員草率成婚。衛民與芳芳之間的情感衝突越發加深。 衛國揹着媛媛,接受大學同學吳招娣的求愛,以此巴結身爲校領導的吳叔,期盼分配至法院工作。 衛民揭穿衛國腳踩兩隻船的欺騙行徑;兄弟間又起爭端。父母又以不同的態度加以干預,爲此導致家庭大戰。 媛媛發現衛國的不忠,她痛不欲生,遭遇車禍。媛媛剛出院,便要求參加醫療隊,以此躲避傷心之地。衛民隨隊而行。 衛民和媛媛在大別山中,歷經艱險,患難與共,生死相依。媛媛歷經磨練,心靈受到淨化,撫平了失戀的創傷。 衛民因在平凡崗位上表現出色,被醫院轉爲正式職工。在國家允許個體經濟政策感召下,衛民挑戰自我,寧可捨棄鐵飯碗,到姚桂英所在的菜場承包了水產攤位。爲此又遭到親人反對,但衛民一意孤行,從而加劇了家庭矛盾。 正當衛民承包初見成效,卻逢甲肝流行,致使其水產生意遭重創。衛民從沮喪中振作起來,以敏銳的觸角捕獲新的商機,順應市場需求,及時改賣水果、鮮花,雖說受到以姚桂英爲代表的菜場方面的阻撓;也遭遇欺行霸市的黑勢力的破壞;衛民卻屢敗屢戰,他要一根筋堅持到底,決不妥協,決不服輸,決不放棄。 喜鳳歷經艱辛後,承包了爲幸福裏倒渣土的活。她與衛民、芳芳重逢,相互間又起情感糾葛。 楊鐵相中喜鳳,執意撮和她和衛民成親。閔淑嫺卻堅決抵制,她難以容忍兒媳是個外地鄉下人。夫妻間原有的矛盾又被激化。 芳芳婚後遭遇海員丈夫胡偉的虐待。衛民爲保護芳芳,擊傷胡偉,因此遭刑拘並被起訴。 閔淑嫺懇求已留校在法律系任教的衛國爲弟弟辯護。衛國與衛民積怨已深,根本不願幫助他,加上胡偉的威逼利誘,衛國在關鍵時刻裝病逃避。 在媛媛的懇求下,芳芳挺身而出,不惜當庭暴露自己受辱的隱私,促使衛民無罪獲釋。 衛國得到胡偉的回報,通過後門,調入法院。他期待着與即將出國留學的吳招娣成婚,豈料她卻另攀高枝。衛國聰明反被聰明誤,痛苦不堪,由此牽怒衛民。而衛民則對他情感受挫給予同情,卻難以緩解彼此的矛盾。 衛民在芳芳的撮和下,與媛媛相愛。喜鳳爲此心灰意冷。衛國由此加深了與衛民的積怨。姚桂英嫌衛民是賣魚的個體戶,配不上媛媛,因而從中作梗。 喜鳳父親病危,她懇求衛民一同回鄉,以夫妻的名義見老父最後一面。衛民這才知道,喜鳳一直對父親稱謊,已和衛民成婚,小日子過得和和美美。爲了報答喜鳳父女對自己的救命之恩,衛民決意把這個美麗的謊言編下去。由於姚桂英搬弄是非,令媛媛誤以爲衛民與喜鳳假戲真做,由此導致媛媛和衛民的感情出現危機。 黨的改革開放政策使喜鳳家鄉發生了巨大變化,喜鳳爲了父親,斷然嫁給同鄉大奎。出嫁之時,其父病故。衛民以孃家人身份,爲喜鳳操辦婚事,也爲她找到一條創業的捷徑,利用家鄉的現成資源,做土豆貿易。 衛民先試水,趟一趟市場的路子。他帶着一批土豆返回,利用自己在菜場所承包的攤位,以及在經營中已建立的客戶羣,進行土豆促銷,卻再度招來姚桂英及菜場領導的責難。衛民頂住壓力,我行我素,初見成效。 衛民以真誠和執着,再次打動媛媛的心,消解了她的誤會和憂怨,彼此和好如初。 衛民從承包一個攤位,到承包整個水產組,又承包下蔬菜組,連續扭虧爲盈,深受顧客好評,在並不景氣的國營菜場裏,創下了“楊承包”的個人品牌。衛民腳踏實地,勤奮苦幹,摸索經驗,積極進取,激發了雄心壯志,他決意承包整個菜場。由此引起姓“社”,還是姓“資”的爭議。時任區政府辦公室主任的於得水,向來謹小慎微,出於求穩,他將衛民承包菜場的方案,擱置待議。 於得水交給衛民另一個棘手的任務,幫助來京的港商林思遠,尋找初戀情人閔淑嫺。當衛民瞭解林思遠的心結後,設法安排母親與他相遇。閔淑嫺與林思遠久別重逢,百感交集。林思遠決定留下來,投資創業。閔淑嫺卻唯恐自己與楊鐵之間已經脆弱的夫妻關係會因林思遠的出現,而不堪一擊。 中央領導南巡講話後,發展經濟的進軍號角再次振奮了衛民。衛民爲實現承包菜場的計劃,招商引資,向林思遠闡明設想。衛國暗地兼任林思遠的法律顧問,在他的挑唆下,林思遠放棄了原定與衛民的合作意向,而改爲與官方合作,將菜場拆除,興建商務樓及超市。 衛民還矇在鼓裏,把婚禮都定在了承包菜場之日,豈料,陡生變數,他的設想被迫流產。而此時衛民已匯出幾萬元貨款,讓喜鳳在當地收購土豆。 林思遠爲了安撫衛民,特聘他給自己當助手。衛民卻將此視爲施捨而加以拒絕。芳芳則抓住機會,毅然拋棄原本作爲烈屬而被照顧的鐵飯碗,到林思遠的宏業公司任職。 喜鳳和大奎提取衛民的匯款,卻慘遭流氓團伙搶劫。喜鳳不堪受辱,以死抗暴,撞擊岩石,身負重傷。大奎從懦弱中奮起,自衛時捅死劫匪。他將喜鳳送至縣醫院急救,因無錢支付醫藥費併爲躲避抓捕而倉皇逃匿。 衛民驚悉喜鳳的遭遇,不顧家人反對,急赴東北,他毅然決然將已無存活希望的喜鳳接回北京救治,並以家屬的身份在手術單上簽字,不惜承擔喜鳳的生命風險和沉重的經濟負擔。爲此遭到衛國、閔淑嫺、姚桂英等人的強烈反對,引發了重重矛盾。 媛媛對此一時難以接受,與衛民發生情感衝突。衛民不願拖累媛媛,違心地向她提出分手。 喜鳳手術成功,脫離生命危險,但仍處於昏迷中,很有可能成爲植物人。衛民決意不棄不離,抓住最後一線希望,盡最大的努力,力求喚醒喜鳳。這一高尚的舉措卻給楊、於兩家添加了重壓。 衛民訂購的一批土豆到貨,因菜場拆了,攤位沒了,又因照料喜鳳無暇顧及推銷,恰逢幾場大雨,致使露天堆放的土豆變質。姚桂英引來澱粉廠的採購員,願以低價買下變質土豆。衛民決不許以此坑害消費者,斷然將這批土豆銷燬。 衛民連遭重挫,至此血本無歸,重又歸到零。他卻百折不撓,依然不服輸,不放棄。衛民不惜借高利貸,創辦民生貿易公司,發憤圖強,決心東山再起。 衛民頑強的自尊心和進取心,以及堅韌的鬥志和毅力,深深地震憾媛媛的心。她難以割捨對衛民的愛,痛定思痛,最終選擇與衛民患難與共。媛媛設計迫使衛民與自己成婚。 媛媛爲了支助丈夫,爲了攻下在讀的大專文憑,爲了更好地照料喜鳳,她忍痛辭職,並不惜做人流。衛民懇求媛媛保住孩子,雙方衝突迭起,然而彼此的情感卻在困境的磨礪中日益加深。 衛國當法官的同時,一直在悄悄地爲林思遠工作,並獲取豐厚的報酬。他還偷偷地炒房,炒股,大賺特賺,卻加以隱瞞,在親人面前痛斥衛民給這個家以及自己所帶來的種種不幸。衛國爲躲避司法系統的整風,被迫辭職,到律師事務所供職。 大奎被捕。衛民堅信大奎決不會故意殺人,卻苦於沒有確鑿的證據。衛民懇求衛國爲大奎當辯護人。 喜鳳在媛媛的精心護理,以及衛民的堅持不懈的呼喚下,奇蹟般甦醒,但一時想不起近期所發生的一切。 衛國爲了獲取證據,不顧喜鳳的安危,強行刺激她恢復記憶,險些導致其再度昏迷。 喜鳳又一次轉危爲安,她恢復了記憶,也得知了衛民和媛媛爲她所付的代價,喜鳳跪謝他們的大恩大德,同時要求立即爲大奎出庭作證。爲防喜鳳腦傷復發,媛媛不顧妊娠反應嚴重,執意隨行相伴。 由於喜鳳當庭作證,以及衛國的雄辯,加之其他劫匪的入網,大奎二審被改判無罪釋放。 衛民藉此行,又做起土豆生意。喜鳳成了衛民事業上的好幫手,協助他準備再次拓展經營之路。 北京申奧成功再次撼動了衛民,衛民又不安於現狀了,他捕捉到新的商機,經營一家倒閉的澱粉廠,將其改產爲薯片。芳芳勸告衛民放棄這一創業計劃,因爲由林思遠任董事的一家臺灣薯片企業即將打入大陸市場。衛民無論從資金、技術,還是質量,都無法與品牌競爭。衛民卻十分自負,一定要迎接這一挑戰。 當衛民的薯片廠開工投產時,媛媛難產。幸而轉危爲安,母子平安。媛媛同時還迎來了另兩個“孩子”的誕生,一是大專文憑,二是衛民帶來的剛生產出的薯片。 然而,衛民的事業又跌入低谷。民生薯片廠的產品被查出苯超標,遭到退貨、停產、罰款的懲處。他面臨傾家蕩產的危機。衛民依然不屈不撓,非要刨根究底,徹查質量問題的起因。最終揪出禍根,出自於薯片包裝袋不過關。衛民要打官司,爲自己的產品恢復信譽,也索賠經濟損失。 衛國因爲被胡偉抓了把柄而受其敲詐,他被迫付出暗自積累的大筆財富,以期破財免災,豈料胡偉變本加厲,要挾他合謀報復衛民和芳芳。衛國陷入極其矛盾的靈魂煎熬之中,痛不欲生。衛民得知衛國曾經作僞證的真相,規勸他立即自首。衛國尚存一絲僥倖,加以拒絕。衛民不許父親去舉報,懇望給衛國留住自首的機會。 衛國主動爲衛民當辯護人,要爲其打贏官司,以盡兄弟情義,彌補曾經對衛民,對媛媛的傷害。他據理力爭,爲原告爭得了五十萬元的賠償。 然而,當衛民得知被告方將因此而破產,那些殘疾職工下崗後就業困難,他不忍心將自己的成功建築在別人的失敗之上,衛民當庭宣佈,把索賠金額降爲一元。衛國十分不解,萬分痛惜,與衛民再次爆發強烈的衝突。衛國也因失去自首的時機而被捕。衛民緊緊擁抱他,熱淚縱橫。 衛民和媛媛去探監。衛國感慨萬千,他已大徹大悟,懂得了人世什麼最珍貴。衛民告訴他,即將與林思遠合資聯營,以此加速自己私有企業的現代化進程。 衛民大展宏圖,在喜鳳家鄉建立最新品種的土豆種植基地,以期打進國際市場,作爲洋快餐的長期供應企業。 在奧運倒計時的日子裏,新的城市在飛速建設。楊鐵又擺餃子宴。楊、於兩家人最後一次歡聚在這幢相鄰相伴了幾十年的幸福裏九號。這一帶將進行改建,煥發新生。他們將搬進新居而留戀舊貌,然而人的精神變了,城市變了,社會發展了,黨的十七大給人民帶來更文明、更富裕生活的時代到來了。 他們共同碰杯,齊聲高呼:爲了幸福——乾杯! 展開全部

播放列表

猜你喜歡

相關推薦

推薦閱讀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影片,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说明聯繫郵箱,本站将第一時間处理。

    © 2020 xiaohu.tv  E-Mail:  统计代码

    觀看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