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再愛我一次

 分享
 分享

劇情介绍

空空的“實驗三中”的班車上面,一如既往,最後只剩下司機周皓和蔣安雯兩個人了。兩年來,周皓總是按照接送的順序,最後一個把安雯老師送回家。這空蕩的車廂,彷彿戀愛的場所,他們在學校以同事相稱,而在暗地裏,卻已是一對心心相印的戀人。這是個祕密,兩個都曾離異過的人,在學校那個聖潔的場合裏,在感情的處理上總是慎重而保守的。 而這一天,周皓決定在這個充當見證的車廂內,向安雯求婚。 周皓有個叫不懦的兒子,前妻在兒子三歲的時候提出離婚,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自此,周皓成了孤家寡人。好多年來,周皓不知該如何對兒子解釋媽媽的突然失蹤,他一直在隱瞞說媽媽突然調到外地去工作,外地很遠,媽媽很忙,他無法帶兒子去很遠的地方找很忙的媽媽,這個稀裏糊塗的謊言持續至今。 安雯則很少提及自己的離婚經歷,這個經歷於自己大概有些恥辱,兩年前,明明是親妹妹蔣安欣搶走了丈夫,可這個“搶”字卻讓安雯有口難言,是搶嗎?可丈夫偏偏是自願的啊! 而今,兩塊原本不是一面鏡子上的碎片打算粘在一塊了,可週皓與兒子的謊言該如何收場呢? 善良的安雯最終決定以不懦“原裝”母親的身份打進周皓家庭內部。安雯的付出讓周皓感動不已。老百姓講:後媽養來養去,終究是給自己養個狼崽子。可安雯不但接受了這個“狼崽子”,還寧願冒充生母。安雯這個無私的舉動,讓周皓猛然間想到了《渴望》裏的慧芳。 爲了不讓不懦產生一絲懷疑,婚禮沒有舉行。當天,安雯帶着精心挑選的玩具,好象從幾千裏外剛剛趕回來似的,爲了這次“久別重逢”的場景,安雯曾對着鏡子練習了很多次表情。她要表演的逼真,這次與孩子久別重逢的會面,將決定自己今後與不懦的關係,以及奠定家庭重組後的幸福。 10歲的不懦面對着陌生的媽媽,他提出親媽媽一口。安雯興奮極了,她把自己的臉湊過去的時候,一口吐沫狠狠的砸在臉上。“你不是我媽媽!我媽媽的耳朵上有一個黑痣,你是個騙子!”這突如其來的打擊讓新夫婦徹底崩潰。精心設計的一切,被孩子無情的揭穿了。 故事該是一個溫情的開始,卻不知不覺中竟向悲情滑去…… 婚後,周皓的眼睛出現了間歇性視力低下,化驗的結果讓周皓大喫一驚——遺傳性小腦神經萎縮。這是一種比癌症還要可怕的疾病。它意味着三個月,或是半年,或是一年以後,周皓將癱瘓在牀。堅強的周皓爲新婚的妻子寫下一封信,之後開始加倍努力的工作掙錢,他明白,自己癱瘓是註定的事情,那個時候,自己將留下一個叛逆的兒子給妻子。安雯沒有義務去撫養自己的兒子。周皓決定多掙些錢留給兒子,留給可憐的安雯。 安雯也同時發現了丈夫的反常。他發現丈夫拼命的工作。她勸過丈夫不要過於辛苦,但無濟於事,她於是買了昂貴的補品,在丈夫每日出車前偷偷灑在丈夫的水杯中。可是安雯這個鬼鬼祟祟卻又善良的舉動,卻在這天被不懦看到,而就在這天,周皓髮生了重大事故,再也沒有醒來。 周皓變成了植物人,而他蹊蹺的事故原因令所有人困惑。而有誰知道,小腦神經萎縮的發病症狀之一,正是自己無法控制自己的四肢,這就造成了周皓近乎鬼使神差的事故原因。 “你就是殺死我爸爸的兇手”——不懦對安雯大吼道,“我親眼看到你在爸爸的水杯裏放了毒藥!”這個口號當然沒有將安雯告上法庭,卻讓這個善良的女人痛心疾首。她看到了丈夫留下的信,她知道了丈夫事故的真正原因,她痛哭不止,她不明白厄運爲何突然降臨。醫院建議安雯將丈夫安樂,丈夫在信中希望安雯把孩子送往孤兒院。兩天後的一個晴朗的早晨,安雯接回了丈夫,並在牀前擺上了玫瑰,她對着無法再開玩笑的丈夫說:自己將永遠讓玫瑰盛開,她對着怒視自己的“狼崽子”講:小子,從今天開始,你給我記住!不管你承不承認,我就是你的合法監護人! 不懦剛上六年級,他學習出色,更彈得一手不錯的鋼琴。周皓病前的願望曾希望他可以考取音樂附中。可眼下,周不懦已經沒有這個心氣兒了,他不明白怎麼會突然跑出一個討厭的假媽媽來,他要跟這個冒充的母親鬥爭到底,什麼監護人!什麼媽媽!他要打倒安雯,想盡一切手段,將她徹底趕出這個家。他管安雯叫騙子,他不再碰鋼琴,他絕不完成作業,這些都是他對於冒牌母親的抗掙!孩子告訴安雯這個家是自己和爸爸的家,安雯該是空氣,安雯接受了。從此,安雯真的變成了空氣,爲了可以讓孩子緩解仇恨,她真的按照同孩子的約定從早到晚一言不發,只有在深夜,面對沉默的丈夫,她纔可以吐露委屈,只可惜這個唯一的傾聽者是個聾子。 家庭窘困,安雯決定將丈夫留下的房子出租。 不懦的有一個古怪的鄰居,這是個近乎神祕的孤老太太。一個偶然的機會,不懦走進了她的房子。 安雯的房客是開着寶馬跑車來的,安雯不明白她怎麼會把寶馬開進居民樓裏。年輕漂亮的屠英要安雯以後叫自己英子,並告訴她自己是在跟男人玩捉迷藏的遊戲。屠英說自己厭倦了情感,累了,煩了。她想做一個平凡的人。安雯笑了,她告訴英子除了上帝,每個人都是平凡的人。安雯的話讓英子覺得頗有哲理。她似乎飽經風霜的告訴安雯,凡人都是自私的,也所以凡人不配擁有真正的愛情。 這天,男子漢一樣的不懦突然帶回家幾個彪形大漢,他自做主張賣掉了鋼琴。他告訴安雯,這是爸爸送給自己的,是屬於自己的財產,他要安雯無權過問此事。這一次,安雯真的沒有管,她眼睜睜的看着鋼琴被擡走,面對被“打劫”的場面,安雯無能爲力,而在心底,安雯告訴自己:安雯啊,你絕不可以放棄! 妹妹安欣和丈夫路錦華過着幸福的生活。路錦華做爲鋼琴演奏家,名揚四海的威望讓安欣自豪。對於姐姐,安欣沒有歉疚,她覺得愛情該是有取捨之權利的。但對於丈夫,安欣則封閉了所有關於姐姐的信息,她總擔心錦華的內疚會導致不堪設想的結果,她處處小心,處處提防姐姐,舊情重燃的恐懼在安欣心底默默的蔓延。 安雯要去外地開會,她懇求母親假裝保姆來家中照顧不懦。老媽媽明白女兒的苦心,她知道不懦更不會接受安雯的家人。老媽媽一面接受了保姆的頭銜,一面在心底爲女兒流淚。 安雯不在家的日子裏,不懦天天在爸爸面前數落安雯的不是,這做法激怒了“老保姆”,老媽媽狠狠的斥責了不懦,卻因此暴露了身份。感到再次被欺騙的不懦憤然離家出走。歸來的安雯急瘋了,她歇斯底里的四下尋找不懦。而此時,不懦正舒服的躺在隔壁古怪老人家的牀上。古怪老人用古怪的方法教育了不懦,夜晚,不懦從隔壁的窗子爬回了自己的小牀酣然入睡,而此時的安雯卻已近乎絕望。次日清晨,兩天沒有睡眠的安雯看到不懦竟從自己的房間走出來,這個可憐的母親悲喜交加,她昏倒了。這一次的較量,不懦又勝利了。但當不懦看到安雯慘白的面孔,以及聽到安雯仍舊毫無埋怨的言辭時,不懦忽然感到一種失落,他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有些過分了呢? 不懦開始逃學,他迷戀上網吧。他遊戲打得很好,好到別人出錢請他。在瘋狂的網絡世界孩子似乎找到了一種逃避。這一次,安雯終於憤怒了。她把不懦從網吧拽了出來,任不懦如何掙脫也無濟於事。安雯終於將不懦重新按回到書桌前,她將不懦鎖在了房間,不懦仍舊掙扎着。此時,門開了,安雯將輪椅上的周皓推了進來。她告訴不懦,從今天起,將由這個不會斥責,也不會動手的爸爸監督不懦的學習。不懦可以跑,也可以懈怠,爸爸都將不會有任何舉動。安雯告訴不懦,但爸爸的心裏在流血! 之後,安雯似乎平靜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這個時候,安雯才感覺到自己紅腫的手腕,這是剛剛“狼崽子”掙扎的時候留下的。揉着手臂上一縷縷紅斑,安雯的淚水流了下來……安雯決定從明天開始,無論不懦接受與否,自己將每天監督他上下學。 幾天過後的一個早上,不懦主動找安雯談話。孩子說自己將不會再去網吧,今後也不需要安雯接送自己。安雯問他爲什麼有決心戒網,不懦告訴安雯:因爲自己是周皓的兒子! 而在同一天,孩子因爲拖堂,很晚纔回來。不懦本以爲安雯會追問自己,但卻看到了一頓豐盛的晚餐和一個慈祥的笑臉。不懦終於忍不住問道:爲什麼你沒有問我晚歸的原因,你沒有懷疑我又去網吧麼?安雯搖着頭說道:我不會懷疑你,因爲我是周皓的妻子! 次日,當很多家長到學校詢問是否真有拖堂一事時,不懦忽然感到從未有過的自豪感,他告訴同學,自己的媽媽相信自己,自己的媽媽昨天給自己做了可口的飯菜!而在安雯面前,不懦卻絕不會,也從未叫過她一聲媽媽。 深夜,不懦又從窗子翻到隔壁孫奶奶家裏,這個翻窗而過的特權是孫奶奶的特許。不懦把白天的事情告訴奶奶,奶奶告訴不懦媽媽的好處,不懦卻仍舊固執。奶奶帶不懦走進一間緊鎖的屋子,不懦竟意外的看到了自己的鋼琴。老人告訴孩子,這是媽媽偷偷贖回來存在在這裏的,這就是安雯和老人之間的祕密。這是屬於不懦的鋼琴。老人告訴孩子,媽媽打算在不懦考上中學後把鋼琴還給不懦,不懦撫摩着自己久違的“夥伴”,他曾經多麼後悔賣掉它啊,小不懦沉默了。 房客屠英是個性格潑辣的女孩,不知爲什麼她好象第一面就對安雯產生了好感,她覺得安雯好象自己親切的大姐姐。後來,屠英看到了安雯的生活,她眼睜睜的看着安雯如何委屈,如何照顧自己癱瘓的丈夫,她被安雯的愛感動。她時常找這個房東大姐聊天,從她那裏似乎可以懂得最簡單卻又最複雜的生活哲理,而這些哲理安雯是用自己樸實的行爲詮釋的。 許多事情過後,不懦越來越感覺到安雯似乎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討厭,他想到孫奶奶的話,他是個男子漢,他該承擔起一些責任! 這天,不懦做了一頓粗糙的飯菜,而就是這件平凡的小事,竟讓安雯看到了無限的希望!但就在次日,安雯歸來的時候卻看到了家中兩具“直挺的屍體”,未關的煤氣在空中蔓延…… 在醫院,守護了丈夫和孩子整整一夜的安雯終於笑了——父子倆已脫離了危險。醫生告訴孩子多虧了媽媽,這一次對於媽媽的稱謂,不知道爲了什麼,不懦竟沒有反對。 晚上,安雯自己爲自己過了一個簡單的生日。這是自己三十三歲的生日,她對丈夫說,自己老了……她告訴丈夫自己早已預料到這將是一個孤獨的生日,這面前的蛋糕,這桌上的紅酒,更增添這份孤獨。但安雯仍舊給了自己過生日的理由,因爲可以許願,而且據說面對蠟燭許下的心願是最靈的。她願意把這個機會留給不懦。她極力營造了生日的氣氛,是爲了讓這一個人的生日更加象個生日,這樣她相信願望就一定可以實現,她要不懦好,她要不懦可以快樂,安雯對着蠟燭許下這個心願,她相信上帝可以聽到這個冒牌母親的心聲!屋子裏突然異樣的沉靜,偷聽中的不懦許久後才聽到了一陣微弱的抽泣聲…… 幾天後,安雯在桌子上看到兩份100分的試卷。不懦告訴她,這就是自己一模考試的成績。不懦說謝謝安雯救了爸爸,救了自己,這算是自己遲到的一份生日禮物吧。 淚水浸溼了雙百,不懦考上了安雯所在的重點中學。開學後安雯的語文課上,安雯爲新同學佈置了一篇隨心所欲的作文。不懦寫了《我的媽媽》!作爲範文,不懦有必要在全班朗讀。那一次,恐怕沒有孩子知道爲什麼,作文唸到一半的時候安雯老師竟出去了。在空蕩的樓道里,安雯早已以淚洗面。“媽媽”——這個神聖的字眼,她第一次從不懦的嘴裏聽到,安雯知道,自己真的成功了…… 不懦考上中學不久,古怪的孫老太太去世了。在老人的房間裏,不懦彈起了屬於自己的鋼琴。琴聲中孩子彷彿又看到了老人的身影。安雯是感謝老人的,她知道老人爲自己與不懦間的矛盾做了很多努力。在鋼琴的夾縫裏,不懦發現了一張字條,是老人死前爲不懦留下的——“不懦,奶奶希望你能繼續彈鋼琴,奶奶會爲你自豪,媽媽也會爲你自豪!”…… 這天,安雯終於知道了一個祕密,不懦當年拒絕再學鋼琴的祕密。“因爲我知道,音樂附中的學費會很高,家裏很窮……”當母親瞭解到不懦當年懂事的想法後,一個念頭涌上安雯心頭,她要讓不懦從回到新鋼琴旁,這是孩子的興趣,是周皓的心願! 在新學校,懂事的不懦贏得了老師的讚揚。但一名叫吳濤的男孩卻纔處處與不懦爲敵。他是個富家子弟,他也彈的一手很好的鋼琴。 吳濤和不懦的第一次衝突是在一節語文課上,吳濤學習不好,擅於搗蛋。安雯的批評招來吳濤無禮貌的頂撞。在課堂,不懦看不得自己的媽媽受到欺負,他和吳濤撕打了起來。這次當堂打架的惡性事件,讓兩個孩子成爲學校公然的敵人,並從此水火不容。 一天,英子風風火火的跑來找安雯。她帶來了一個噩耗。她聽說周皓小腦神經萎縮的疾病是遺傳的,很有可能降臨在小不懦身上。然而,這個噩耗並未引起媽媽的恐慌。安雯說自己在當初周皓出事的時候就知道了。並告知小不懦的確具有50%的遺傳機率,但安雯告訴英子,眼下的孩子是健康的,她就一定當兒子是個正常的小孩。英子震撼了,她沒有想到,當初安雯自願接受的,竟然是一個很可能沒有未來的孩子。安雯的坦然讓英子辛酸。一個很可能沒有未來的孩子,一個執着的無悔的母親!安雯告訴英子,這就是自己迄今仍舊不讓孩子騎車上學的原因。她怕孩子會在某一個時刻突然發病,就象當初的周皓一樣,她不能告訴孩子事情的真相,她只有默默的關注着,等待着,等待厄運隨時有可能的降臨。 安雯開始爲不懦尋找鋼琴老師,因爲當年教過不懦的老師已經出國了。安雯不懈的努力着,她終於找到了一個價錢昂貴的老師,她下定決心就算再省喫簡用,也要讓這個可能沒有未來的兒子擁有未來! 但是,當安雯揣着錢找到鋼琴老師的時候,卻在老師家裏遇到了吳濤和他開奔馳的爸爸。吳濤爹是個有錢人,他已經付給了老師更加昂貴的學費,他甚至於代老師客氣的請安雯母子離開。這個打擊讓安雯痛苦,她相信錢不是萬能的,可是這次她輸在了錢上。懂事的不懦勸媽媽不要難過,可孩子的勸慰反而更增加了媽媽的壓力! 安雯決定去找一個人,一個曾經背棄過自己的人——她的前夫,如今妹妹的丈夫陸錦華。但安雯的請求卻遭到了安欣無情的拒絕,安欣的想法很簡單,她不願意再給姐姐與丈夫接觸的機會,安雯瞭解妹妹的感受,她選擇退縮。 但有一天,錦華卻找到了安雯。他要教不懦,他爲妻子的不近人情向安雯道歉。這無疑是雪中送炭,已經窮途末路的安雯接受了。 不久,錦華喜歡上了不懦這個天資聰慧的學生,他頻頻與安雯和孩子的接觸讓安欣不得安心,妹妹想,自己多年來的恐懼終於成真了! 吳濤向不懦挑戰,他要在暑假後的二十所中學的匯演上,挫敗不懦成爲全校真正的鋼琴第一。這個挑戰不懦接受了,他要在暑假的時間裏彌補失去的光陰,他要爲媽媽掙氣,挽回曾經因爲錢而丟掉的尊嚴! 如火如荼的鋼琴訓練開始了,錦華把不懦帶到郊外自己寬敞的琴房,在這裏,不懦開始了瘋狂的練習。安雯爲了照顧兒子,也被安排住在了那裏。 不久後,安欣終於爆發了。這天,幾乎失去理智的安欣找到姐姐,將安雯罵了個狗血噴頭,她告訴姐姐,自己已經懷孕了,她不要安雯打擾自己平靜的生活,安欣的話讓安雯忽然感到一陣辛酸,她沒有反駁。 幾天後,安雯的媽媽找到了安欣。她告訴她一個真實的故事。想當年,妹妹安欣爲了讓安雯順利與丈夫離婚,曾經假裝懷孕,並跪求姐姐讓步。而就在當時,沒有人知道其實安雯正懷着錦華的骨肉。爲了讓妹妹幸福,安雯對所有人包括丈夫隱瞞了真相。離婚後,可憐的安雯就住在媽媽那裏,只有老人知道這個善良的女兒的苦衷。但安雯的孩子在三個月後流產了,並因此落下了終身不孕的病身。這是個久遠的祕密,安雯從不要母親提起。要不是現如今安欣咄咄逼人的態度,眼看着兩姐妹反目,老媽媽也不會提起。面對目瞪口呆的安欣,老人告訴她:一奶同胞的姐妹,這又是何必呢…… 二十所中學的文藝匯演緊鑼密鼓的籌備着,吳濤的爸爸是主要贊助人之一。他打算賄選,他要讓兒子贏,他相信有錢就沒有問題! 屠英找到安雯,她告訴大姐自己打算結婚了。這個消息讓安雯大喫一驚。屠英說自己感謝安雯,是她讓自己相信了愛。安雯爲英子高興。屠英同時告訴安雯吳濤的爸爸打算賄賂評委,並說自己的男友也是此次活動的更主要的贊助商之一。安雯不知該如何是好,屠英卻說自己自有主張。 這些天,不懦的壓力很大,他拼命的練琴。唯一的信念是贏,這個念頭讓他瘋狂。 不懦終於登上了匯演的舞臺,他越彈越好,越彈越激動,他的表演震撼了在場所有的觀衆。演出結束的時候,興奮而投入的不懦突然感到眼前一片發黑,他一頭昏倒在鋼琴之上。 當不懦從牀上醒來的時候,媽媽告訴他他得了第一。孩子高興壞了,屠英則在旁邊誇獎自己的功勞,原來,英子已換掉了所有受賄的評委。這個冠軍是公平的,不懦當之無愧。看着孩子幸福的表情,屠英知道她身旁的安雯並不輕鬆,也將從此再沒有輕鬆的可能。 沒錯,孩子終於第一次發病了。遺傳基因已經表示出顯相,孩子的身體正向魔鬼趨近,且再無可逆的可能。安雯的眼淚無濟於事,她曾經眼睜睜的看到了丈夫的後果,她知道未知的某一天裏,不懦的手將開始顫抖,之後,他的四肢將無法協調,然後,說話含糊而喫力,再往後……安雯不敢想了,她明白不懦已經徹底變成了一個沒有未來的孩子。她告訴英子自己的想法,她要讓孩子繼續上學,繼續練琴,只要還有時間,他將讓不懦象一個普通孩子般生活。屠英沒有哭,她不可以在安雯面前流下自己的淚水,因爲她知道大姐的心在流血。 不懦與吳濤的關係緩和了,因爲一次吳濤在校外“偷”漫畫書的時候,剛巧經過的不懦主動站出來爲吳濤證明清白。不久後,吳濤做爲感激送了不懦幾張從國外帶回來的鋼琴CD。兩個孩子從矛盾到友誼直到成爲最好的朋友。 吳濤的語文需要補考,他要不懦幫助自己從媽媽那裏偷來試題。不懦拒絕了,他告訴吳濤一切要自己爭取。不懦答應吳濤自己會在每天晚上,在自己家裏陪吳濤學習。果然,吳濤學習到凌晨,不懦就陪這個朋友學到凌晨。在不懦的催促下,吳濤的補考通過了。安雯是支持兒子的,雖然她心疼兒子的身體,可她更希望,不懦是個真正的男子漢!母親的支持讓不懦再一次明白了愛的含義…… 不懦匯演第一的消息登上了報紙,這份報紙被安雯小心的收藏,卻同時被另一個女人看到了——她就是當年拋棄不懦與丈夫的女人,不懦的生母曹曼。 如今的曹曼可謂如意。想當年她揹着周皓傍上了一個香港人,在離婚申請上簽字之後,便消失的無影無綜。現如今,她又揹着香港人找了一個年輕的情人。她現在有錢,有男人,她開始覺得自己似乎缺個孩子。看着眼前有出息的不懦,曹曼決定要回這個孩子,以填滿生活中的空白! 曹曼的出現,讓安雯手足無措。她蔑視眼前的女人,她拒絕了曹曼的無理要求。但曹曼死纏爛打的態度讓安雯頭疼不已。曹曼要去找孩子,安雯告訴曹曼孩子有病。曹曼當然不曉得不懦病情的嚴重。她告訴安雯自己有錢,只要有錢就可以給孩子治病。只有這最後一句話讓安雯動心,安雯似乎一瞬間又看到了希望。 不久後,思量再三的安雯終於將不懦送到了曹曼豪華的別墅中。安雯告訴不懦,眼前這個陌生的女人才是他的生母。不懦鬧,發瘋,掙脫。當安雯離去的時候,母親的心徹底碎了。好象幾分鐘前,安雯剛剛親手將自己的孩子送進了魔窟。雨水打溼了安雯的衣裳,在這瓢潑的街頭,安雯已不知自己將何去何從…… 就這樣,小不懦被關進了“監獄”,面對曹曼爲他打造的銅牆鐵壁,孩子無能爲力。他想念自己的小破屋,他想念自己的媽媽,還有爸爸。一個偶然的機會,不懦跑了,他又見到了安雯。他懇求媽媽不要把自己再送回去,他責怪爲什麼捨得拋棄自己,他說安雯纔是自己真正的媽媽。安雯緊緊的抱着不懦,這一刻她發誓不會讓這個孩子再離開自己,她等待着曹曼的到來。 但出乎意料的曹曼又提出不要不懦了,她更送回來10萬元錢,她瀟灑的把孩子留在了安雯身邊。曹曼的舉動讓安雯驚訝,她不懂,曹曼爲何竟判若兩人。 原來,曹曼的情人打算跟曹曼結婚。唯一的條件就是要曹曼放棄這個身患絕症的孩子。多年來,曹曼已經離不開這個年輕的情人,結婚是對曹曼最大的誘惑。曹曼這個笨女人,她打算騙到香港人的錢,之後與這個情人遠走高飛。她放棄了不懦,是因爲她相信自己這回將有更加美好的未來,只可惜這一次,曹曼錯了! 屠英的出現,讓安雯終於明白了曹曼的動機。因爲屠英的男友正是香港人的合作伙伴。英子說自己也沒有想到曹曼竟是不懦的生母。當安雯知道一切真相之後,她憤怒了,她找到曹曼,當面打了她一記耳光。她指責曹曼是禽獸不如的母親,她曾兩次拋棄了自己親生的骨肉。 對於曹曼的“惡行”,屠英當然不肯放過,“不光是爲了安雯” 屠英告訴男友,“我一定要毀了這個女人,也是爲了天底下所有善良的母親,我不會讓曹曼的陰謀得逞!” 於是幾周後,曹曼果然一無所有。這件事並未廢英子太多的周折,她只需把情人的事告訴香港人,這就足夠了。香港人當然不肯戴這頂綠帽子,他可以讓曹曼擁有,也可以讓她一瞬間一無所有。曹曼與情人的關係更是不堪一擊。錢沒了,情人自然就跑了,眼下,曹曼終於體會到了地獄的感覺。 曹曼去找屠英,她瞭解一切都是這個女人在作祟。在屠英家,曹曼卻意外的只看到了不懦。 不懦隔着防盜門的鐵窗告訴曹曼,自己和媽媽來找英子阿姨,眼下,媽媽和屠英阿姨出去了。曹曼感到奇怪,她不明白不懦對自己的態度怎麼突然好轉了。不懦告訴曹曼:因爲我回來以後,媽媽告訴我你不是壞人,你也是因爲愛我才把我接走的。媽媽要我不要恨你,雖然我不承認你是我的媽媽,但我也不會恨你。一剎那,曹曼忽然感到周身的火辣,她急忙的跑開了。 沒錯,爲了不讓不懦心靈受到傷害,安雯的確是這樣告訴的不懦,她要不懦知道,世界上沒有壞人,每一個人都是善良! 安雯的善良擊跨了曹曼的邪惡,可是,就是這麼個善良的媽媽,卻似乎再也看不到美好的未來……幾個月後,不懦的手第一次顫抖不止,媽媽將她送進了醫院。再後來,不懦的病如其他患者般沒有特例,他的視力急劇下降,他無法再跟母親交流,因爲再沒有人可以聽到不懦含糊的語言。 不久後,安雯學校特批安雯留薪停職。 從此,安雯的生活進入了一種軌道。每天五點多鐘,安雯就必須起牀,要燒五個熱水瓶的開水,然後將新鮮的雞肉,豬肉,用小火熬湯再將好幾種蔬菜用榨汁機打漿,這些都是給丈夫準備的“飯”。丈夫沒有吞嚥功能,安雯只能將這些有營養的流汁通過鼻管用針管推到他的胃裏,每天要推七八次,每次需要半個小時,這樣做可以增強他的體力。漱洗完以後,又趕快爲兒子準備早飯,幫兒子洗臉,漱嘴,疊被子。爲了保證丈夫不生褥瘡,每天清晨,安雯就會把他抱到客廳的輪椅車上,爲他按摩一番,然後打開電視,調到有音樂小品的頻道,這樣似乎能讓丈夫安靜一會。中午十一點,安雯還要趕到菜市場去買菜,因爲這時的菜價便宜。下午的時間,安雯用來跟孩子聊天,雖然她很多時候不知道孩子在說什麼,但她相信孩子總有聽懂的一天。晚上10點多鐘,夫兒都安靜的睡了,安雯卻疲憊的癱坐在椅子上久久站不起來。 一家欄目採訪了安雯。在那一天,曾經見證過安雯一家經歷的人全來了。安雯告訴主持人:“他們還在,就是一個家,我不能丟下他們”。在這兩年照料丈夫、兒子的過程中,有兩件事使安雯終身難忘。 一次,安雯的膽結石突然發作,到醫院檢查後,醫生說必須馬上手術。在打電話給家裏的時候,她聽到了兒子含糊的聲音(不懦那時還可以可以聽到),她馬上就和醫生商量,能不能改在晚上手術,徵得醫生同意後,安雯忍着巨大疼痛趕回家裏,照料丈夫兒子。晚上,當兒子睡着以後,她才乘公共汽車趕到醫院做了膽囊切除手術。手術過後,她謝絕醫生的住院要求,堅持帶藥回家。在路過病房的時候,當她看到許多病牀前有很多親人圍在病人旁,呵護着喫這喫那的時候,安雯的眼睛溼潤了。深夜十一點當她回到家時,看見五樓自家的窗戶還亮着燈時,她沒想到兒子還在等他,平時四五分鐘上樓的時間這次卻用了一個小時。到刀口拆線的時候,安雯整整瘦了5公斤。 還有一次,居民樓謠傳地震,所住的樓房裏的人紛紛跑到樓外去,惟獨安雯一家人仍然留在家裏。看着樓下衆多的鄰居又回頭看看毫不知情的丈夫和不知如何是好的兒子,安雯又一次流下了眼淚。她告訴主持人說,只有我不可以走,真的不可以…… 此時,節目的大屏幕上突然出現了安雯與周皓當年的結婚合影。看着照片中漂亮的自己,安雯的眼睛溼潤了。大屏幕上,一幅幅安雯一家珍貴的照片滾動着,在場的人全都哭了。突然,節目中響起《世上只有媽媽好》的鋼琴聲,是不懦在彈。主持人告訴大家,爲了這首簡單的曲子,曾經拿過冠軍的不懦卻練習了很長很長的時間。這是他獻給媽媽的禮物。 聽着兒子蹩腳的鋼琴聲,安雯忽然感到一種昇華,一種滿足。這就是傳說中的幸福嗎?安雯知道自己這一生將別無所求…… 展開全部

播放列表

猜你喜歡

相關推薦

推薦閱讀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影片,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说明聯繫郵箱,本站将第一時間处理。

    © 2020 xiaohu.tv  E-Mail:  统计代码

    觀看紀錄